咨询热线:
18108070719

ABOUT US

首页 > 古镇文化 > 打锣鼓草

锣鼓草 

    锣鼓草是陕南汉中山区流行的一种传统民俗文化形式,山区人民在田间薅草时,为加快进度一至三人在人群后,边敲锣鼓,边唱督工歌,随机编随情唱,尤其多在进度慢或做活质量差者身后边敲边唱,以激励干活加快进度,提高质量。该形式使生产场面热闹活跃,消除了劳做的疲乏、劳累、寂寞之感。


3daf169aa82176a543cba.jpg


风格不一

    作为一种汉族民俗舞蹈,锣鼓草在各地内容风格不一,有的只有歌师押仪二人,阵容变换机动灵活,程序内容侧重礼仪。右的则是歌师押仪三人,阵容庞大,演唱前,脱产的歌师立于阵后,手擎大锣,待薅草的人依地形排开后,歌师就着节拍敲上一通。唱词有正本,有即兴创作,正本曲调则有《麻雀闹林》、《野鸡扑》和《牛搔痒》。过去打锣鼓草,要请端公安神,第一支歌叫《立五门》,即:“东方甲乙木,南方丙丁火,西方壬癸水,北方庚辛金,中央戊已土”。唱罢才人正题。这种锣鼓草,一般在农忙季节才打,特别是耕地多的农户,在薅草、采茶、插秧、养蚕等农活就非打不可。

诀窍

d4bed9c829ab1125386b15.jpg

   事前,主家要到邻近农户家中打招呼,也有不请自到的。来人都是好劳力,虽不付工钱,但招待得特别好,除酒肉烟茶之外,还要给歌手预备白糖水,午饭则为固定的风味小吃”——甜浆子,农忙季节,锣鼓班子就成了固定组织。班子一般2~3人,一位歌手,一位打锣,一位挎鼓。除专业歌手外,其他愿唱的都可以接唱。歌词内容除历史故事而外,大都是根据当时情景现编的,这样既能指挥赛口,又能督促劳动,鼓舞士气。特别是在大家薅累了时,歌手们就更来劲了:

哎!薅草莫薅吊颈草,

一颗露水扯活了。

薅草要薅米筛花,

十人见了九人夸。

哎!说要来就赶快来,

莫在后头紧到捱。

老的捱起黄肿病,

少的捱起“摆子”来。6524023316848820077.jpg

    锣鼓草的演唱形式不拘一格,有领唱、齐唱、独唱、对唱,无论何种唱法,多是“旧瓶装新酒”。这些被当地誉为“歌把式”的歌手,都是见多识广,才思敏捷之人,出口的词句大都清新活泼,琅琅上口,情绪热烈,妙趣横生,常常牵得满坡歌声满坡笑,劳累疲乏霎时消。

打锣鼓草,主要图快,有的人怕跟不上,就拖着薅锄——路跟着大家跑。总之,锣鼓草是伴随劳动产生、流传的。“文革”期间一度绝迹,近年来随着责任制的落实,山区又兴起“帮工”之风,锣鼓草自然要重振旗鼓,很有“大展雄风”之势。


快学网

相关信息RELATED

    无相关信息
线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