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热线:
19915691335

NEWS

首页 > 关于青木川 > 青木川小说

青木川-第三章(1)

发布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31 18:12:53    人气指数:

回到青木川的魏富堂深谙自己的实力,财不多,田不连,权不大,势不壮,关键的是手里没钱,没有钱在什么时候都是万万不能的。


闯荡几年,魏富堂得出的经验是,要牢牢把住青木川这块谁也管不着的风水宝地,努力发展经济,扩大生产,把青木川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提高到一个历史的新阶段。要致富,只要开山辟岭地种大烟就是了。更何况种大烟这条发财之路绝非因他而始,盘踞在各处的军阀都在勒令百姓种烟,以满足军饷之需。在魏富堂的号令下,很快,青木川山上山下,罂粟一片灿烂。罂粟是草本植物,成效快,跟谷子似的,当年种当年收。青木川第一年收获的烟浆是三千大石缸,利润相当丰厚。以后年年翻滚,没有多久,这个僻远山乡便成为西北首屈一指的大烟生产地。


秦岭大烟质量与云南烟土相比,不算上乘,但是价格低廉,产量巨大,交 通较云南便捷,正是如此,更增加了秦岭大烟的生产活力,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。大烟的收益使青木川繁华起来,一公里长的街镇上开了数家大烟馆,每到夜晚,红灯高挑,烟雾缭绕,生意十分红火。伴随烟馆而生的是饭馆、赌局,妓院、店铺,其中规模最大的是魏富堂兄弟们合伙开办的“富友社百货店”、“魏世盛绸布店”、“同济堂中药铺”、“魏富堂制革厂”等等。到了大烟收获季节,国内山南海北的烟贩子都云集到了青木川。街上,人头攒动,比肩接踵,茶馆酒铺,通宵达旦,声势之浩大,颇似今日的商品交 易会。受益最大的当属魏富堂本人,他盖了两处豪华宅院,一处西洋办公楼,购置了大量槍支弹药,将青木川的青壮武装起来,千余人的队伍有槍七百杆,包皮括八支美式冲锋槍、十支卡宾槍、两挺马克沁式重机槍。这样精良的武器装备,在中国,任何一支地方势力都无法与之相比。有了槍就有了势,有了烟就有了钱,魏富堂自命人民自卫队总司令,以绅士自居,成为山区土皇帝。


魏富堂清醒地认识到,发展种烟是一种手段,不是目的,他本人不抽大烟,也不许他的家人和部下抽,谁抽槍毙谁!


盛产大烟的青木川,遍是烟馆的青木川,竟然没有一个本地烟民。


青木川的热闹大大地盖过了宁羌县城。县长李风文坐不住了,在他的辖区内,魏富堂这样明目张胆地搞大烟交 易太离谱,有碍县长的面子,就派警察局长李天炳来禁烟。李天炳说自己和魏富堂是亲戚,他的老婆是魏家的大姑奶奶,再怎么说魏富堂也是自己的妻弟,姐夫不能缴小舅子的烟,就像自己不能咬自己的鼻子,他到了青木川就像到了广坪,在公务上有诸多不便,他让县长另派人选。县长又派保安大队队长周瑞生带了保安队到青木川来查烟禁烟。周大队长下到青木川,看到魏富堂的队伍超过自己几倍,又有李天炳的私下关照,遂连一棵烟苗也没敢动,在镇上吃喝了几日,腰里装满了大烟土和票子,返县去了。回去对县长说魏富堂是棵长满刺的铁甲树,不是撼不动,是无处下手。


李风文是个争强好胜的人,他不信宁羌县竟然制伏不了种大烟的魏富堂,便带着警保大队长伍夺元来青木川查魏富堂。李县长还没动身,查烟的消息就传过来了,有人通报了伍队长的厉害,说这个队长是个谁见谁憷的青皮。县长来的前三天,魏富堂便通知各大烟馆,最近不许点红灯卖烟棒子,不许外来的妓女满街流窜,更不许拉拢生意。在魏富堂的指挥下,青木川镇上的烟收拾得干干净净,街道拾掇得一尘不染。


李县长带着几十名警察骑着马到了青木川,魏富堂也不含糊,沿街列队,夹道欢迎。那天凡去欢迎的,一人给三斤谷米,一户给一条腊肉。在谷米的催动下,青木川家家户户倾巢而出,连走不动的老汉老婆儿也被搀了去站队。魏司令还有话说,脸上表情喜悦者,口号喊得响亮者,多奖谷米两斤。有五斤谷米在后头撑着,那天欢迎县长的队伍便十分的陽光灿烂,十分的热烈。县长的马一过来,两边的人就往县长身上撒花花绿绿的碎纸屑,这一套是老乌从山外学来的,很是时髦。县长对那些飞散的花屑睬也不睬,扬鞭催马,直奔洋楼,将魏富堂远远地甩在后头。魏富堂也不在意,紧跟着,赔着笑一通小跑。魏司令招待县长也招待警察,叫馆子送来好酒好饭,叫旅店腾出上好房间,安顿县长一行住下。第二天县长上山查烟,魏富堂陪着,专往路陡山高处走,累得县长一身热汗,连呼哧带喘。没走多远就碰到山上打冷槍,一槍打飞了县长的礼帽,县长惊得闪在魏富堂身后不敢探头。魏富堂让手下过去探看,探回来说“金钱豹”在组织人打猎。县长问“金钱豹”是谁,魏富堂说是在青木川周边活动的土匪,是个杀人不见血的角色,谁也惹不起。李县长没说什么,只在近处转了转就回到住处再不出来。


李县长指望着警保队长到青木川来能帮他一把,却做梦也没想到他带来的伍夺元是个大烟鬼,这一点恰恰被魏富堂利用了。酒席上,一路风尘的伍队长酒也没喝,饭也没吃,只是打喷嚏、流眼泪,说是身体不舒服。吃过饭大家各自进屋休息,伍夺元却在房间里转来转去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魏富堂的二等传令兵沈良佐上楼来送茶,伍夺元一把拉住沈良佐说,兄弟,我感冒了,头疼得厉害……


沈良佐说,我给伍队长请个医生去,我们这儿的樊仙看病看得准。


伍夺元说,看兄弟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不瞒你,哥哥我想……抽口烟。


沈良佐说,大烟治感冒倒是来得快,过去我们这儿有那种东西,现在都禁绝了。要不,我去跟魏司令说说,让他想想办法。


伍夺元说,使不得,使不得,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这事就烦兄弟帮忙,别让你家司令知道。


沈良佐把伍夺元领到街西“芙蓉烟馆”。烟老板初始面有难色,说虽然开了烟馆,货却早让魏司令收走了,大半年没有进项,他准备关了烟馆改茶馆了。沈良佐让老板不要说茶馆的话,给伍队长治病才是要紧,队长在青木川真有个三长两短,谁也担待不起。老板说他不是大夫,没有治病的本事。沈良佐说伍队长是汉中重要官员,伍队长想要谁怎么的,谁就得怎么的,关谁个一年半载是轻而易举的事,他劝老板不要在伍队长跟前找不痛快。老板一听这话,将伍队长领到后院南面一个精致小间里,很不情愿地从柜里拿出烟泡,边打烟泡边对伍夺元说,魏司令下令禁烟,我们这儿早就不卖这个了,这是我自己藏了私用的,不是伍队长,我也不敢拿出来,让魏司令知道了可不得了。


伍夺元说,你家司令有这么厉害?


老板说,青木川的规矩,谁抽大烟槍毙谁,哪个敢拿性命开玩笑!不过,伍队长是司令的上峰,不在此列,魏司令压根儿是管不着的。


伍夺元说,不要叫你们的人撞上才好。


沈良佐说,伍队长放心,“芙蓉”老板是我的堂舅。是信得过的人,我才敢将伍队长带过来,我看伍队长和气好说话,才管这样的事,要换了别个,我才懒得招呼。


老板说,伍队长在这儿尽管放心歇着,万无一失的,真有什么也不必慌忙,这间房的外头有条暗道,掀开板顺道走了就是。


说着,老板将伍夺元领到房西侧的一个夹道跟前,揭起地上铺着的板子,下头是条石板铺的暗沟。一股溪水在沟内淙淙流淌,沿沟而上,就是半山,那里有一片茂密的杉树林子,的确是个绝好逃避隐藏所在。


禁烟的伍夺元在“芙蓉烟馆”放心大抽,过足了瘾,精神大振,在当晚的饭桌上也喝得很痛快,把青木川的腊肉吃了好几碗。酒足饭饱,才觉得青木川真是个妙不可言的绝好地方。半夜,沈良佐送来了上等好货南坪土五十两。第二天一早,伍夺元给县长打报告说感冒了,让他手底下的人去查查就行了。县长无奈,也只好这样了。查烟的人前门刚下去,后门就来了“芙蓉烟馆”老板,给“病中”的伍夺元送来了“药”。第三天伍夺元们就撤回到县上了。


魏富堂以他的狡诈,以他施展的一个个小手段,在青木川游刃有余地发展着他的烟土事业,腰包皮日渐饱满,势力日渐稳固,成了在三省交 界处首屈一指的人物。


在家族中,魏金玉是魏富堂的第一心肝。魏金玉之外,他喜爱的第二个人就是他的外甥李树敏了。


李树敏戴礼帽穿皮鞋,温 文尔雅,面目和蔼,在母亲和舅舅跟前,从来是低眉敛目,极尽孝顺。李树敏来魏家大院看舅舅,离院很远就下马,掸衣整冠,提着蒙有红纸的点心包皮,毕恭毕敬地走进舅舅家的大门。点心包皮里包皮的是核桃馍,是宁羌特有的吃食。宁羌北街一家不大的铺子,掌柜姓王,以专烙“核桃馍”而闻名,邵力子在陕南期间,每每专门要吃宁羌王家核桃馍,数番着人来买。李树敏知道舅舅爱核桃馍,从县城回来都要捎带一包皮,亲自给舅舅送来,以示孝心。


无形中,魏富堂把个外甥当了儿子,但又觉得这个“儿子”过于细腻,成不了大事。


现捞卤菜培训
线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