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热线:
19915691335

NEWS

首页 > 关于青木川 > 青木川小说

青木川-第五章(6)

发布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31 18:04:04    人气指数:

冯明说看着这房眼熟,魏元林说原是魏富堂的水磨坊,本是给魏金玉的陪嫁,魏金玉跑了,也没大用,让长工老万照看着。河里水越来越少,水磨转不起来,这几间房就闲置着了。解放以后青木川东、西修了两个水库,水磨彻底报废,房子索性就分给了老万。


魏元林这一说冯明想起来了,在这栋房子外面,他们曾和“黄鳝尾”有过一场较量。他问魏元林,英雄老万呢?


魏元林说1967年死了。问是什么病,魏元林说自杀。冯明问为什么自杀,魏元林说当时内查外调,查出老万是国民党 残渣余孽,土匪在青木川的卧底。


冯明说,简直是胡 整!


魏元林说,就是胡 整,那时候大家都胡 整,正常的人没几个,老万是残渣余孽,我是小爬虫,残渣余孽只让人关了一个晚上就抹了脖子,自绝于人民。小爬虫脸皮厚,好死不如赖活着,就活到了幸福的今天。


冯明看着嚼酸萝卜的老婆说,这么说,这位就是……老万的……夫人……


万老婆说,啥子夫人,一个穷老婆子罢了,连批个房基也要低三下四的!


冯明就想那老万,挺结实挺实诚的一个汉子,从赵家坝跑到青木川只用了十几分钟……消灭青木川政治土匪,老万立了大功,是青木川英雄谱上应该记载的第一人,有功的“第一人”却落了抹脖子的下场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
魏元林说,你在想念老万。


冯明说他在想老万戴着大红花,在台上给大伙作报告的情景,台下头不断地鼓掌,把个老万激动得也跟着一块儿鼓。有女学生上去给他献花,他把花都拿回家,给他老婆。老婆说献花不如献袋米,这些人怎的这么不会办事情。


魏元林指着万老婆说,让土匪破了相,小孩子们见了她吓得扭头就跑。现在老了,脸上的褶子多了,疤倒不怎么突出了,就是太自私,没人缘。


万老婆说,哪个太自私?我也是为革命流过血的,丢了七颗牙,我吃饭大半是在吞,你们哪个也吞一回试试。


张保国说,少了七颗牙还能把酸萝卜嚼得嚓嚓响,伟大极了。


冯明看着那房,仍旧是过去的模样,只是屋前多了肮脏的猪圈,多了四处游逛的鸡和满地的鸡屎树叶。房子旁边荒草长得有人高,草里胡 乱扔着破胶鞋、烂瓷碗一类,看得出万家的人不是勤快的角色。冯明努力地摒弃那些杂乱肮脏,慢慢地找回那被雪覆盖的宁静小屋,那被风刮得低迷缭乱的炊烟和那等待中的焦虑……


1951年冬天,下了一夜 雪,一大早老万就跑到工作队报告,说李树敏和他老婆刘芳从山上下来了,在水磨坊猫着,让赶快去抓。


原来老万早晨起来到磨坊外头抱柴,看见李树敏和刘芳从林子里钻出来。两个人都很疲惫,衣裳也破了,掂着槍直奔水磨坊而来。想起广坪镇街上发生的事,老万扔了柴火,转身就跑。


李树敏喊住了他说,老万,你是我舅家的长工,我不难为你,我两口子在你这儿歇一会儿,你要把我们报告了,我就打死你老婆。


老万看眼前的李树敏,戴着棉帽子,腰里缠根布带子,将棉袍的一角高高地别在带子上,手里挥舞着一把银亮手槍,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。老万沉住了气,说他不会干报告那样的事,再怎么说五少爷也是东家的外甥,东家的外甥也是东家,五少爷想做什么尽管吩咐就是了。说着把两个人往屋里让。


刘芳跟在李树敏身后,左右手各掂一把撸子,情绪有些低落,一双眼睛使劲朝着北边的林子里看。林子里雪雾迷蒙,一片昏暗。李树敏让她赶快进屋,她还是朝林子那边走……


老万说,除了一座坟,那边啥子也没有。


李树敏一把拉住她说,这大的雪,啥子也看不出,算了吧。


刘芳说,你懂什么……


李树敏说,我怎的不懂,我什么都懂,人死如灯灭,走便走了,想也没用。


让老万不解的是,在那一时刻,刘芳的脸上竟然有了些许柔软的东西溢出,眼睛也变得湿润,说话的声音也轻柔了许多。进了屋,刘芳脸立刻变了,呵斥着让老万老婆给做饭。老万老婆一见刘芳,如同见了吃人的夜叉,吓得直哆嗦,火也点不着了,大冷天,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。刘芳踢了老万老婆一脚说,我也不开你的膛,你怕什么!


李树敏问老万,解放军是不是常上这儿来。老万说解放军从来没到磨坊来过,这儿太偏,离镇还有段距离,他也不是积极分子,人家根本没把他当个人物,连开会都极少叫他。


李树敏说这就好,我就在这儿暖和暖和,吃碗热乎饭,睡一觉,外头雪太大了。


刘芳穿了一身碎花棉袄棉裤,包皮着头巾,好像在生病。李树敏跟老万说话的时候她坐在火塘边,从怀里摸出五把细长锋利尖刀,刀尾拴着棕红色的细绳,刀尖呈着杏黄,如一条条细长的黄鳝。老万知道,他遇到了“黄鳝尾”的人。“黄鳝尾”是近来活跃在老林里最凶残的一股土匪势力,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货色,他们的标志就是匪首善用飞刀,那些刀的尖端都是蘸过毒药的,就是说,只要刀碰上了人的皮肉,扎不死也要毒死。坐在火塘边的女人是魏富堂的外甥媳妇,更是狠毒暴戾的匪首“黄鳝尾”,是在广坪制造反革命暴乱的国民党 特务。


刘芳将刀子在腿上依次排开,顺手拽过老万扔在床 上的头帕,仔细地一把一把擦拭。刀子发着湛蓝的光,线条柔和秀气却寒气逼人,老万知道,刘芳亮出此物,是在警示他只许老老实实,不许乱说乱动。刘芳将刀子擦拭完了,一只只顺在袖口里,并不抬眼看老万一眼,好像屋里没有老万这个人。


李树敏那天是饿坏了,累极了,饭还是半生,就迫不及待往嘴里填,狼吞虎咽地吃了半锅。刘芳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,捂着胸口半闭着眼靠墙坐着,塘里的火光在她的脸上跳跃,吊罐里的水发出噗噗的声音,刘芳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咳嗽。老万两口子缩在墙角不敢动弹,李树敏说了,老万只要迈出房门半步,他的槍就会响。


李树敏和刘芳低声商量着什么,明显的,刘芳的体力不支,病得不轻。李树敏问老万家有没有细辛,他知道作为烹调的作料青木川家家备有晾干的细辛。偏偏老万家没有,老万家既不打荷包皮蛋也不做红烧肉。


刘芳对李树敏说,要penicillin(盘尼西林)。


李树敏说在这样的地方哪里去找 penicillin,甭说宁羌,就是汉中也未见得有。


老万听着他们说外国话,老万不是许忠德,他对penicillin完全是陌生,虽然到后来给他老婆治伤用了不少penicillin,可他并不知道老婆用的penicillin就是刘芳在最后时刻想得到的penicillin。


李树敏让老万到镇上去找草药。李树敏说他现在放老万出去是没有法子的法子,他的生死全押在了老万身上,他走到了这一步,也是山穷水尽了。李树敏拿出一块怀表,交 给老万,说他身上值钱的就是这个了,让老万收着,说这块表抵得上五亩水田。老万不要那表,老万这个时候万分的清醒,他拍着胸脯让李树敏放心,说老婆在五少爷手里,他是一点儿风声也不敢走漏的,他老婆肚里怀着五个月的孩子,两条性命,全交 给五少爷,他老万对五少爷是绝对忠心耿耿。


刘芳对李树敏说,这个人肯定会去告发。


李树敏说,听天由命吧。


老万冒着大雪往镇上跑,没有一点儿犹豫,径直进了工作队驻地。他不傻,他明白,就是把药给李树敏搞回去,成全了这两口子,老婆和他自己的性命也不能保全,那个心狠手辣的刘芳,百分之百会杀人灭口。那块表是什么呀,是稳住他不去报告的诱饵,土匪能白白送给老百姓东西,骗谁呀!


现在新闻界最时髦,最没有实际意义,最不能说明问题的名词就是“第一时间”,第一时间被用滥了,反而让人不知第一时间究竟怎么计算。冯明的三营倒真的是在“第一时间”赶到了现场,迅速包皮围了水磨坊。那是一种水泄不通的包皮围,大树上,草丛里,连河对岸也埋伏了人,李树敏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插翅难逃。


寒风里的磨坊静得出奇,瓦楞间有淡淡的炊烟冒出,不是老万报告,谁也不会想到房屋中藏匿着与新政权不共戴天的敌人。刘志飞开始向房内喊话,里面没有回应,老万担心敌酋害他老婆,使劲地喊他老婆小名,他老婆在里面答应,说是李树敏还在,李树敏说了让解放军撤退,放他回山,大家都方便。刘志飞让李树敏放人,缴槍,顽抗到底死路一条。里面没有声响,双方在僵持,风在山林上空盘旋,吹起了阵阵飞雪,几只寒鸦掠过河面,太陽从云层中探出了头,人们的手脚冻得丝丝拉拉地疼。这样的情景对生活在21世纪的人是相当熟悉的,“人质劫持事件”在全球每天都有发生,电视现场直播让当代人对所有的“人质劫持”都不陌生,都能提出应对的办法一二三。但是在1951年的冬天,这种战术还相当不普及,以至刘志飞问冯明,李树敏不战不走是什么意思,下一步该怎么办。冯明突然醒悟,说不能等了,李树敏在有意地拖延时间,必须尽快结束战斗。在冯明指挥下,包皮围圈缩小,几个身手矫健的战士上了房顶,开始揭瓦。老万怕他的老婆有什么意外,不住地喊叫,他喊一声,他老婆在里头应一声。老万对着屋内大声喊,五少爷,你不要杀我老婆!解放军不是我领来的,是他们在我后头跟来的!


就是这句很权宜的话,几十年后成了置老万于死地的罪证,使英雄的老万成了罪恶的土匪。如果老万当时有此预见,一定会缄口不语或是高喊革命口号,可惜老万没有这个预见。


房顶很快被掀开一个洞,几支槍同时对准房内,战士们在上头高声喊:缴槍不杀!


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磨坊的门猛地开了,刘芳拿槍顶着老万老婆的头颅出现在门口。刘芳背靠着门板,一动不动地站着,也不说话。


冯明喊,放下槍!


刘芳嗓子里哼了一声,似乎微微地一笑。


几十支槍口对准了刘芳,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下一步想干什么,谁都在担心她手里的槍会响。屋里还藏着一个李树敏,那是个更加陰险的人物。


没提防这个时候老万像只豹子一样窜了过去,老万在抓住老婆的刹那,刘芳的槍响了,子弹将老万老婆腮帮击穿,老万老婆来不及哼一声就滑落在雪地上。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刘芳手一扬,一道闪电,甩出五把尖刀,三个战士应声倒下,紧接着刘芳对着自己的头颅扣动了扳机。


顾不得死鬼刘芳,众人冲进屋里,水磨坊里空寂无人,哪里有李树敏的影子。


老谋深算的李树敏其实早做了准备,在老万离开磨坊不久,他便相继离去,刘芳在房内的拖延,是在为李树敏的逃跑争取时间。刘芳知道最终的结局是什么,跟着李树敏一同亡命山林,疾病、冻饿,不出两天,她的生命就将终结在荒山野岭,与其这样,不如拼个鱼死网破,让李树敏逃出一条性命。在刘芳的意识中,对在这里结束自己似乎是命运的安排,这里是她的归宿……


刘芳在磨坊外射杀老万老婆,甩出袖笼里的尖刀到最后开槍自毙,一连串举动总共没有几秒钟,动作娴熟准确,干净利落。只是由于老万干扰,他老婆张嘴呐喊,槍弹才从口内穿出,否则老万老婆那天是必死无疑的。刘芳结束自己的那一槍是从右太陽穴进入,从左颈下穿出,击断了颈动脉,血喷如注。对刘芳的死,说法不一,有人说刘芳不是自己开槍打死自己的,是她甩出“黄鳝尾”尖刀之时,刘志飞的槍,击中了她的头部。也有人说是众人乱槍齐发,对着刘芳猛射,刘芳中弹无数,血人般倒下。冯明比较倾向后一种说法,在以后的工作汇报和宣判布告,各样场合的言论以及文字,包皮括县志记载,谈到刘芳的死都是“被解放军击毙”。


刘芳的尸体被埋葬在磨坊北边的树林里,那是她死前凝望过的地方。老万事后想,刘芳使劲朝树林里看,莫不是有了一种死亡的预感,她已经感觉到,那里将成为她的最终归宿。


其实老万想错了。


大雪后的山林让李树敏无论走到哪里都留下了踪迹,三天后,三营在广坪附近吴家山山洞里擒获了缩成一团 的李树敏,他在吃袍子里的棉絮。抓到他的时候他还在狡辩:“你们凭什么抓我?”


冯明说,你凭什么跑?


李树敏说,我知道是因了广坪的事件抓我,那是我老婆干的,我对解放军缺乏了解。


冯明说,能说这话就说明你对解放军很了解。


现在,老万的老婆从张保国嘴里知道了来“视察”的首长就是当年救她的解放军教导员,抓住冯明的衣裳就不撒手,悲切地哭着,一口一个“请首长为老万做主”,说她的日子过得多么多么艰难,老的去了,儿子窝囊,孙子不争气,当年还不如让“黄鳝尾”一槍把她打死。


张保国似乎早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,和颜悦色地说,万家婆婆,前几年不是已经给万叔平反了吗?你老人家就不要再提这个事了,说得人心里很不受用。


老万老婆眼一瞪,像换了个人,尖着嗓子说,给了几百块钱,那也叫平反?老万一条命,就值几百?


张保国说,那钱也是看万叔当过武装委员才给补的,要是一般人,几百也没有,不管怎么说万叔是自己走的……


万老婆一蹦多高地说,你们不打他逼他,他能自己走?


张保国说,瞧您说的,怎么是“我们”打,我们谁打了?


万老婆说,打他的人现在在镇上吃香的喝辣的,还开着砖厂,活得比谁都滋润!


冯明问是哪一个,万老婆说,除了那个脑袋后头扎辫子的不男不女还能是哪一个!


张保国说老婆说的是佘鸿雁,佘鸿雁“文革”时是造反派,行动过激了点儿,不能说是坏人。万老婆说,你说他不是坏人,他可是李树敏的亲儿子,他拿皮带打贫下中农,到现在也没人算这笔账,就苦了我们孤儿寡母,连块新庄基地也批不来,老头子当年的功劳全让你们给抹了。


张保国说,万婆婆,这就是你不讲理了,批庄基地得村委会集体通过,镇上也不能干预,你有眼下这庄基,有儿有孙,还愁将来没好日子过?


万老婆说,你儿子在西安军校念书,出来是军官,你当然不愁,你要是有个缺心眼的儿子你比我还愁。我屋里的事我不出头,靠老蔫和他那三个混账儿子下辈子也解决不了。


冯明问老蔫是谁。魏元林说是老万的儿子,在娘肚子里就让土匪劫持了的,是个半傻,除了吃饭操女人,什么都不会。万老婆说是吓的,没生出来就吓傻了,也是为革命做出了贡献的。


冯明深知道农村批准新庄基地之艰难,人们大眼瞪小眼地盯着,稍有差池,都会引出一堆事端,但是他还是对张保国说,让村里开个会研究研究老万家的庄基,住在河边,总是有些……冯明一边说一边往前走,他不希望在老万屋前再纠缠下去,老万老婆见首长发了话,面有得意之色,对张保国说,首长可是都答应了的。


张保国没说话,只是笑。


魏元林对万老婆说,首长说研究研究,知道什么是研究研究吗?


万老婆说,就是让村里商量商量给我批地。


魏元林说,你等着吧!


几个人转到村北边,冯明看到太陽底下,钟一山趴在滚烫的石板地上,屁股撅得老高,一拱一拱地不知在干什么,一个小个子站在他旁边,替他撑着伞遮太陽。更远处的树陰底下,夺尔手插在腰上乘凉。


张保国说,那个博士在看蚂蚁打架吗?


冯明说,见鬼,玩的什么花样?


魏元林说,这个人在这块地方转了好几天了,听说是从日本回来的,大概是替鬼子找地雷和地道入口。


走过去,钟一山抬头瞄了他们一眼,继续专心地辨认抄写地面上的字。仔细看,这是一片由上百块石碑铺就的打谷场,张保国告诉冯明,是“文革”时候,将山场上的石碑拆下来,铺在了这里,作为公众集会用,更多的是放电影 ,开批判会。夏天坐上去,滑滑的,凉凉的,舒服极了。冯明看那些碑,以墓碑为多,间或夹杂着一些记事碑,有嘉靖的《赵姓三源迁徙碑》,有道光的《水患减赋碑》,有光绪的《禁赌禁烟碑》……看钟一山誊抄的是《青木道拓展碑》,拓展碑在众多碑中年代最早,是明朝洪武年。冯明问青木道是哪里,张保国说是从青木川到木鱼坝,是奔四川的主要道路之一。


再看陽光下的钟一山,被太陽晒得一身油汗,被石头蒸腾得满脸通红,跪在地上逐字逐句地抄。汗珠滴在石碑上,很快蒸发干净,一只马蜂在他的脖项后翩翩飞舞,也全然不觉。


张保国说,人家科学工作的精神就是可嘉,咱们有这样的一半就成了劳模。


魏元林插嘴说,不是劳模,是傻×,他拿手里的数码机子一照,什么都进去了,还用趴在这儿晒太陽?


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个打伞的就定定地站在那儿举着伞,伞下那块有限的陰影既不遮着钟一山也不遮着他,完全成了摆设。冯明问打伞的是谁,魏元林说,这站相,这窝囊,除了万家的傻儿子还能是谁!


现捞卤菜培训
线
返回顶部